嘉宾
中国内地导演 常征 (代表作品《马文的战争》、《引爆者》)
 
 
导语
随着《来电狂响》4天收获近3亿票房、《地球最后的夜晚》带着1.59亿预售票房隆重开画,2018电影市场划上了句号。这一年的电影市场狂欢中交杂着迷乱,热浪中携带着寒流,市场在挥别双位数的狂飙突进之后,步伐开始放慢下来逐步回归理性。中国国家电影局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电影总票房突破600亿元。

近日,多维新闻专访了中国内地导演常征(代表作品《马文的战争》、《引爆者》),他对2018年的几部爆款电影有自己的看法。在上一篇《》中他表示,预测中国票房极限是不现实的。作为中国影视圈中的从业者,对于业内的更新迭代,他在此文中表示,在导演圈中,迭代加速,导演的权利交接已经完成。在未来人类的观影史中,充满科技感的观影方式不再遥远了。
  • 多维

    在2017年《人民的名义》等反腐剧集和电影很火热,这种“政治扫盲剧”或者“政治普及剧”让那些从小在“又红又正”的新闻联播里长大的、平时甚少接触真实的官场政治报道的生活在防火墙内的中国年轻人看到了和他们认知——中国一片形势大好,人民生活幸福,国外总是战火纷飞里的不一样的东西。但反观2018年,这类型的剧集销声匿迹了吗?

 
  • 常征

    中国现在是国家太大,然后主权分裂,现实分裂的很严重,中心话题比较多,不像以前只有一个。比如说今天反腐,这是个中心议题,明天是二胎等国际民生的问题。它是去中心化的过程,博弈的过程。中国未来会有打破《战狼2》票房的题材就是“反腐侠”,因为跟“中国很强大”对应的就是反腐的,它要求公正严明。

    我们强调的是道德感召力是否站在进步的历史趋势上,不是那种单向的输出,它是一种互动式的交流,就像尼采说的一句话,他说:歌声让你喉中更嘹亮。中国现在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说头盔掀起来,拯救这个世界的英雄是个华人面孔,它可能吗?只有未来中国更强大之后才有可能,当你的强大不用自己强调了,它成为了人类的共识以后,就一定是。而且我认为我们这代人一定看得到。

 
  • 多维

    有些学者认为,中国完全没有必要把普世价值看成是洪水猛兽,应该完全有这个信心接过这杆大旗。这其中的普世价值在你看来,是否是把新自由主义作为唯一标准的那种普世价值?

 
  • 常征

    这也是我的态度,是这样的。因为普世价值就是普遍适合的价值。“新自由主义”在中国电影届几乎99%人不知道。像张艺谋国师这样级别的人,他真的有可能不知道,陈凯歌可能会知道,但是他可能不愿意谈。国师他是工具理性的人,他要把自己当成一个工具,有一批新的有热血的人为这个国家好,愿意推动这个国家进步,融入到世界主流当中的人去坚持这个事。

    像《战狼》这种价值观他包括了什么问题?我们在对抗这个世界,但其实你本身就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为什么非要对抗呢?你是否更谦和?只要你站在基本的人道主义的立场,保持着自己的良知,有独立判断个体的角度上来谈这个问题,不为自己的一己私利,我觉得在这个价值观上谈这个事才有意义。

 
  • 多维

    2018上映的港台电影中,口碑和评分最好的就是周润发和郭富城主演的《无双》了,不少人都觉得它比去年的《追龙》还要好。在“港片已死,灵魂犹在”的当下,曾参与过多部千禧年后经典香港电影制作的庄文强,加上两位重量级老咖加盟,能够产出这样一部让人惊喜的电影,着实让人很感慨。

 
  • 常征

    现在已经没有香港电影了,现在是整个大陆电影的一部分,是中国电影的一部分。我觉得这是历史必然趋势,港片也无法回暖,因为他们没有新人。其实我是看港片长大的,香港电影的精神会通过我们这批导演重新凤凰涅盘。港片现在具体说的《无双》,我觉得像这种电影,它作为一个将来的香港电影就像上海电影一样,都是区域性的,它不可能作为一个标签。中国现在就是北方和南方,我们从来不提北京电影这个概念,我觉得香港电影的概念慢慢会融合。无论怎么样的融合,中国整个大陆,整个华人世界反而更需要香港这样一个标杆,就是它的制度。比如说《寒战2》说香港作为一个法制精神,它在里面说的那些话,华语电影永远更需要这些东西。当有一天我们在一个内地电影当中也能这样说,就说明中国真的进步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时擦 戴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往期对话